万道剑尊 > 万道剑尊 > 第四千九百二十六章? 放逐无沿之海

第四千九百二十六章? 放逐无沿之海

  如果没有剑无双,谛清等众的【万道剑尊】存在,面对衍仙大军,六天境域只有毁灭一条路。

  所以真武阳在此时并没有为难谛清。

  覆灭六天境域这一战,是【万道剑尊】有预谋的【万道剑尊】一次战争,如果不加以探查清楚,恐怕将会留下祸源。

  沉思片刻,真武阳又开口道,“公子羽,是【万道剑尊】你们中谁斩灭的【万道剑尊】?”

  剑无双听到这里,心中一沉,正如谛清所言,真武阳果然会追根究底。

  就在小帝君准备开口时,剑无双先他一步,平静的【万道剑尊】说道,“是【万道剑尊】我斩杀的【万道剑尊】。”

  所有元老大衍仙都将目光转移到他的【万道剑尊】身上,似乎眼中都带有些惋惜。

  谛清微微一怔,然后转头看向剑无双,眼中有各种情绪闪过。

  紧接着,真武阳沉声道,“那你可知,斩杀帝子是【万道剑尊】什么罪名?”

  帝君威仪施压,他紧咬牙关,顶住不让自己倒下,“我,只知道,不杀了他,我就有危险。”

  长剑当空,一剑搠开了帝君威压,挡在剑无双身前,小帝君擎起手中长剑,毅然直指向真武阳。

  “小帝君,放下手中剑!”

  所有元老大衍仙们都在此刻踏前一步向小帝君施压。

  但他仍不为所动,高举手中真剑,剑尖直指真武阳,一步也不退让。

  “你敢对我动手吗?”

  真武阳沉声说道,在这一瞬间帝辉照耀到了极致。

  帝辉之下,陈青等众全都闷哼一声,不自主的【万道剑尊】从嘴角沁出一缕神血。

  本就虚弱至极的【万道剑尊】小帝君后退数步,耳鼻尽皆流出神血。

  但他转瞬又挡在了剑无双的【万道剑尊】身前,举起手中真剑,再次对准了真武阳。

  然后沙哑着嗓音道,“有何不敢!”

  真武阳眼中闪过一抹失望,然后他随意一抬手,天道施压。

  小帝君手中的【万道剑尊】真剑应声碎裂成百段,他的【万道剑尊】身形也被帝君天道直接镇压了。

  “放开我,真武阳!”他嘶吼着,却没有任何办法挣脱这束缚。

  面对着小帝君直呼帝君名讳,真武阳也没有在意,而是【万道剑尊】将目光投向了剑无双,“真是【万道剑尊】你?”

  这时,一道慵懒的【万道剑尊】声音在这虚空中突兀的【万道剑尊】响彻,谛清走到了众衍仙的【万道剑尊】最前方。

  “喂喂,朝我这里看过来,能够肆无忌惮的【万道剑尊】斩杀帝子,在这整个大司域中,除了我谛清,恐怕再也没有第二个衍仙了吧!”

  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,谛清毅然决然的【万道剑尊】绽出了十方羽翼!

  刹那间,属于九转大衍仙的【万道剑尊】恢弘衍力在虚空中荡开。

  瑰丽的【万道剑尊】十方羽翼绽出,谛清的【万道剑尊】祖脉宝相也在这一刻绵延万里!

  “唳!”

  金乌宝相啼鸣,神圣恢弘到了极点。

  谛清是【万道剑尊】在主动迎战真武阳!

  尽管他是【万道剑尊】九转大衍仙,但是【万道剑尊】面对着帝君,甚至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仅仅是【万道剑尊】一缕帝君气运,都足以轻易灭杀任何一位大衍仙,连谛清都不例外。

  如果要形容他们之间的【万道剑尊】距离,那就是【万道剑尊】微尘与皓月,甚至更加的【万道剑尊】无法比拟。

  但就是【万道剑尊】这样浩盛,且骄傲的【万道剑尊】谛清,真武阳甚至都没有提起丝毫战斗的【万道剑尊】兴致。

  他只是【万道剑尊】用有些感兴趣的【万道剑尊】目光,看着谛清,“金乌,你似乎从来也没有怕过我?”

  谛清微微一笑,直视着真武阳道,“和你说实话,即便你成为了帝君,我当初也确实没怕过,即便是【万道剑尊】现在我也没怕过,因为怕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所以我便从血液中剔除了这样一个不稳定的【万道剑尊】因素。”

  “你真不怕我?”真武阳双目微眯。

  谛清目光也微微一凝,“当然。”

  气氛死寂,头一次有大衍仙敢顶撞帝君,这在那些元老大衍仙们看来,简直是【万道剑尊】诡异到极点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幕。

  真武阳一生征战杀伐,曾斩杀过数位帝君,才开拓出了如今的【万道剑尊】大司域。

  但如今,面对着这个不过随手可碾死的【万道剑尊】家伙,他却并没有急着动手。

  “果然心性还像当初那般,你身为金乌祖脉,传闻有九条真命,恐怕这也是【万道剑尊】你敢于和我对峙的【万道剑尊】缘由吧。”

  真武阳帝君悠悠说道,“如果我现在就捻灭你的【万道剑尊】九条真命呢?”

  谛清闻言,心中微微一紧,他隐藏最深的【万道剑尊】底牌,没想到居然会被真武阳所知晓。

  他如今只剩下了七条真命,如果真武阳铁了心的【万道剑尊】要降罪于他,恐怕今天就要彻底陨落了。

  想到此,谛清咬了咬牙,没有说话。

  而真武阳,似乎也不想知道谛清的【万道剑尊】答案,他直接伸出食指在虚空中一点。

  刹那间,谛清所有营造起来的【万道剑尊】大势,如同镜花水月一般,直接破碎。

  谛清口沁神血,双目睁到了最大。

  真武阳看着他,沉声说道。

  “斩杀帝子,于你而言本就是【万道剑尊】死罪,但念你有其他不得已的【万道剑尊】想法,本帝君就免你一死。”

  “但即刻,便将你放逐无沿之海,时限一华年!”

  帝君真言一出,天道既现。

  层层锁链随之捆缚住了谛清。

  谛清听到这降罚之后,神态大变,“一华年,你打算让本座彻底迷失在其中吗!”

  但他仅仅只留下这一句话,身形便彻底消失在虚空中了。

  剑无双起身去追寻,但最终无法追到。

  放逐无沿之海,短短六个字,却蕴含了无尽的【万道剑尊】恐怖与森寒。

  当初以一己之力灭杀九天的【万道剑尊】常多令,就曾经被放逐于无沿之海。

  但是【万道剑尊】他不知用何等方式逃出来了,对无沿之海也是【万道剑尊】慎言到了极点。

  那未知妄言的【万道剑尊】地方,恐怕才是【万道剑尊】真正的【万道剑尊】炼狱。

  公子羽被禁足一华年,谛清被放逐无沿之海一华年。

  一切都似乎才仅仅只是【万道剑尊】开始。

  真武阳缓缓扫过虚空战场的【万道剑尊】仅剩下的【万道剑尊】衍仙,最终将目光停在了剑无双的【万道剑尊】身上。

  剑无双同样也不闪不避,甚至冷淡的【万道剑尊】看着他。

  不知为何,在和那样一双目光对视上时,真武阳感受到了一种很熟悉,又很陌生的【万道剑尊】感觉。

  同时,又有一种平起平坐的【万道剑尊】真实感觉。

  这让真武阳内心惊讶起来,这样一个小小的【万道剑尊】衍仙,为什么会给他这样一种感受呢?

  一个甚至不属于一种境界的【万道剑尊】存在,在此刻已经让真武阳警惕了起来。

  那种警惕,于真武阳而言,是【万道剑尊】前所未有的【万道剑尊】。

看过《万道剑尊》的【万道剑尊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