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道剑尊 > 万道剑尊 > 第四千九百一十三章? 一剑四百仙

第四千九百一十三章? 一剑四百仙

  那是【万道剑尊】根本就无法理解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剑,是【万道剑尊】无法阻挡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剑。

  是【万道剑尊】力可灭天道,无仙可抗衡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剑。

  那一剑所散发出的【万道剑尊】威势,甚至让当初参加了那一战的【万道剑尊】所有衍仙都有一种错觉。

  哪怕是【万道剑尊】帝君,在那一剑之下,恐怕都难以全身而退。

  那一剑实在是【万道剑尊】太过惊世骇俗了,以至于让九天仙君常多令绝望赴死。

  甚至成为了那最后逃脱战场的【万道剑尊】,每一位衍仙心底最深处的【万道剑尊】梦魇。

  那已经超出每一个衍仙,甚至大衍仙认知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剑,将再次莅临!

  无双剑道。

  星河湖海剑意,第三式。

  湖。

  这是【万道剑尊】最为浩盛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剑,它的【万道剑尊】诞生甚至远远超出了剑无双的【万道剑尊】预料。

  甚至没有任何一个框架能够将它彻底束缚,包括整个无双剑道都因为这一式剑意,而达到了某种无法逾越的【万道剑尊】高度。

  ……

  一座让亿万里虚空都彻底明华的【万道剑尊】天门缓缓凝现。

  这已经不能用恢弘仙迹来形容,即便是【万道剑尊】大衍仙所散发出的【万道剑尊】衍力,在这天门之下,都如同萤火与皓月争辉。

  这恢弘天门是【万道剑尊】由无穷且无尽的【万道剑尊】剑意铸就而成,纯粹无比。

  下一刻,仿佛尘封了无数岁月的【万道剑尊】天门缓缓开启,一道如同封存了岁月的【万道剑尊】静谧湖泊从其中流淌而出。

  剑无双手持无形之剑,他衣袂飘决,而后一步踏入那天门之中!

  湖泊在虚空中流淌,仿若清泉流响,日月星辰都在其中诞生。

 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【万道剑尊】衍仙,都目眦欲裂,即便他们再疯狂,再不顾一切,也感受到了那可怕到极点的【万道剑尊】气息。

  就连在最外围的【万道剑尊】老迈大衍仙,在这一刻双眼都猛然圆睁,浑浊的【万道剑尊】眼中只剩下了惊恐和难以置信。

  就连他都已经不知用何种语言来描述这一剑。

  当天门中的【万道剑尊】华芒璀璨到极点,如同一轮大日绽放时,一道真影从中走出。

  那是【万道剑尊】由纯粹剑意所铸就的【万道剑尊】真影,他的【万道剑尊】剑意光辉甚至太过浩盛,让一切都黯然失色。

  他以手引剑,从天门莅临!

  连天道都匍匐在脚下!

  这一剑,甚至超出了老迈大衍仙的【万道剑尊】认知。

  这本该是【万道剑尊】形意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剑,居然会被具象了出来?!

  而在光芒浩盛到极点的【万道剑尊】这一刻,老迈大衍仙也终于想到了一句话来形容。

  这一剑,好似帝君一怒!

  巨大到仿佛用银河堆砌出来的【万道剑尊】巨剑,斩灭了虚空,斩灭了天道。

  一切有形有质的【万道剑尊】物体,都在这一刻,彻底化为了齑粉。

  虚空进入了最深层次的【万道剑尊】塌陷,连无法控制的【万道剑尊】虚空罡风都被扯碎了。

  以巨剑为中心,虚空被扯碎形成了狂暴的【万道剑尊】涡流,疯狂吞噬着一切,甚至包括衍力都无法逃脱。

  在这一剑之下,甚至远在亿万里之遥的【万道剑尊】其余天域都受到了波及,全都开始粉碎且破灭。

  那从仙阵中走出的【万道剑尊】四百余位衍仙,此刻全都覆灭在了这一剑之下,没有一个衍仙能够逃脱。

  一剑折损四百仙!

  老迈大衍仙早已惊得魂飞魄散,他甚至在那四百衍仙覆灭的【万道剑尊】同时,就全力遁逃了。

  但能逃掉吗?

  虚空战场已经失控了,凡是【万道剑尊】离六天境域外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切天域都已经毁于一旦,成为了齑粉。

  原本六天境域也避免不掉陨落在这一剑之下,但谛清醒来,用本就破损不堪的【万道剑尊】真命,硬生生的【万道剑尊】将剑无双的【万道剑尊】这一剑阻隔在外。

  身为九转大衍仙,从真武阳称帝的【万道剑尊】那个时代中走出的【万道剑尊】谛清,面对着剑无双,面对着他这一剑,竟然从心底深处生出了一抹悸动。

  这一剑,甚至已经威胁到他了。

  谛清强忍着头脑中的【万道剑尊】晕眩,看着那让天道都匍匐在脚下的【万道剑尊】真影,目光愈发的【万道剑尊】清晰和明亮。

  这一剑,持续了相当一段长的【万道剑尊】时间。

  当无与伦比的【万道剑尊】剑意化作湖泊重新归于天门之中时,矗立在虚空天地间的【万道剑尊】那道无我真影,才缓缓睁开了双目。

  放眼望去,一切皆化为尘埃,连天道也不例外。

  就连虚空都化作最原始的【万道剑尊】混沌状态,充满无法形容的【万道剑尊】死寂。

  此时此刻,整座虚空战场,只剩下了六天境域门户前的【万道剑尊】十余位衍仙,以及过千位顶修。

  无一例外的【万道剑尊】,他们全都是【万道剑尊】双目无神,怔怔的【万道剑尊】看着前方,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那一幕中回过神来。

  而四百余位衍仙大军已经彻底碎成了齑粉,连半点仙源,甚至是【万道剑尊】仙骨都没有留下,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  在剑无双的【万道剑尊】对立面,只剩下了一道孤寂的【万道剑尊】身影。

  此刻的【万道剑尊】他,浑浊的【万道剑尊】双目中只剩下了惊恐,仿佛是【万道剑尊】劫后余生的【万道剑尊】惊恐。

  “都,都死了?”

  老迈大衍仙喃喃道,随之一缕神血从他嘴角中涌了出来。

  他拼命遁逃,最终还是【万道剑尊】迟了一步,受到了最为严重的【万道剑尊】重创。

  他已经不知有多少华年没有尝到重创的【万道剑尊】滋味了,如今又是【万道剑尊】真真切切的【万道剑尊】尝到了。

  他甚至相信,如果不是【万道剑尊】及时遁逃,恐怕现在早已仙体破碎,仙源寂灭了。

  一剑之威,让他惊恐。

  同时,老迈大衍仙又疑惑。

  这犹如帝君一怒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剑,怎么可能是【万道剑尊】一个小小衍仙能够释放出来的【万道剑尊】呢?

  缓缓前行,负手而立的【万道剑尊】剑无双最终来到了他的【万道剑尊】面前。

  老迈大衍仙抬头,疑惑的【万道剑尊】目光带有几分不确定的【万道剑尊】看向他,最终道,“我早先听闻,六天有衍仙以一己之力斩杀九天仙君常多令,那个衍仙,可曾是【万道剑尊】你?”

  “是【万道剑尊】我。”

  剑无双点了点头,并不打算隐藏,因为事已至此,他绝对不会让其活着离开。

  “你当初斩杀了常多令的【万道剑尊】那一剑,是【万道剑尊】不是【万道剑尊】现在这一道剑意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老迈大衍仙在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,神色几转,最终落寞道,“我原以为那传闻是【万道剑尊】无稽之谈,现在看来,常多令的【万道剑尊】确是【万道剑尊】被你所斩杀了。”

  “能够死在那一剑之下,他死的【万道剑尊】不冤。”

  “最后一个问题,这一剑是【万道剑尊】你所创,还是【万道剑尊】接受了某位帝君的【万道剑尊】传承?”他询问道,眼中只剩下了凝重。

  剑无双看着他,平静道,“是【万道剑尊】我所创,没有接受任何传承。”

  老迈大衍仙浑身一颤,浑浊的【万道剑尊】瞳孔也在这一刻变得有些明亮。

看过《万道剑尊》的【万道剑尊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