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道剑尊 > 万道剑尊 > 第四千五百九十八章? 故友童子? (下)

第四千五百九十八章? 故友童子? (下)

  一道身高数丈,赤裸着极壮硕上半身的【万道剑尊】老者出现在剑无双的【万道剑尊】眼中。

  剑无双瞳孔一凝,这白发魁伟,左手握着两颗雷球的【万道剑尊】身形,他再熟悉不过。

  正是【万道剑尊】在炼神宗,以及域外战场上都见过的【万道剑尊】那位老者,为虚神右使,一身虚力登峰造极,与霸族老祖白猿不相伯仲。

  若是【万道剑尊】先前的【万道剑尊】剑无双,遇见他绝对是【万道剑尊】有多远逃多远,但如今,早已丝毫不惧。

  轻呼一口浊气,剑无双伸手拉下帽兜,露出一张虚神右使也再熟悉不过的【万道剑尊】面颊。

  果然,他目光一凝,质问道,“是【万道剑尊】你雾双,不对剑无双?!你不是【万道剑尊】逃了吗?居然还敢只身来到这里?”

  “我来讨债的【万道剑尊】。”剑无双冷冷道,“血债!”

  “血债?”那虚神右使一愣,旋即桀桀一笑,“就凭你这个藏头露尾的【万道剑尊】鼠辈?原先我还想取了你的【万道剑尊】人头送给虚神大人当夜壶,没曾想你反倒过来送死,也省的【万道剑尊】本座苦找。”

  没有理会虚神右使的【万道剑尊】辱骂,他伸手一握,悬于腰间的【万道剑尊】太罗神剑便缓缓拔出。

  虚神右使眼中一亮,“甚好,甚好,正好我用这神剑割下你的【万道剑尊】脑袋,两不耽误。”

  “十息。”剑无双冷声道。

  虚神右使目光一凝,滔天虚力瞬间封锁所有可逃路径,同时右拳砸出,可灭星辰的【万道剑尊】拳罡便是【万道剑尊】砸向剑无双面门。

  斩星一式,一股更加强劲的【万道剑尊】剑芒迎面撞向拳罡,轻易便抵消了他的【万道剑尊】攻势。

  虚神右使目光一凝,这个在他眼中几乎和蝼蚁相等的【万道剑尊】人物,居然轻描淡写的【万道剑尊】便化解了自己的【万道剑尊】攻势?

  心中烦躁,他直接将左手两颗硕大雷球掷向剑无双。

  雷球迎风暴涨,其上环绕巨量闪电,一旦被任意一颗砸中,纵使是【万道剑尊】无敌至尊,也得当场身陨。

  没有躲避,剑无双就那般直立在原地,只有手中的【万道剑尊】太罗神剑呈接引状前探。

  两颗雷球雷霆掠来,却在撞上太罗神剑剑尖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刹那,静止不动。

  而后剑无双振臂一刺,两个雷球怎么来的【万道剑尊】便又按原路返回,其势更重。

  虚神右使目光一凝,下意识的【万道剑尊】伸手接住,登时血雾从他掌心处爆开。

  闷哼一声,他摊开手掌,只见森然白骨间,两颗雷球已不知何时碎成了渣滓。

  自从第一次浩劫之战至今,他早已忘记了受伤是【万道剑尊】什么滋味,如今不但手掌破碎,就是【万道剑尊】连两个视为本命的【万道剑尊】雷球也被损毁,耻辱羞愧之意,使得这位虚神右使瞬间狂暴。

  “剑无双!本座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!”

  狂暴的【万道剑尊】虚力以虚神右使为中心,瞬间席卷整个星域,无数星辰碎裂,就是【万道剑尊】连下方的【万道剑尊】一方国度也在他的【万道剑尊】余威之下,瞬间涅灭。

  “无能狂怒。”

  剑无双挑眉一笑,太罗神剑重归于鞘,他就那般直接迎着狂暴虚力冲了过去。

  身高丈余的【万道剑尊】虚神右使,迎着他一拳砸下,同时张口吐出一口虚炎,毁灭气息轻易撕裂空间。

  黑袍涌动,剑无双毫无花哨的【万道剑尊】一掌前探,直接破开浓重黑炎,斩击在了黑拳之上。

  如同水缸大小的【万道剑尊】拳头没有任何悬念的【万道剑尊】砸向手掌。

  想象中的【万道剑尊】肉糜没有出现,得意的【万道剑尊】笑容甚至还挂在虚神右使的【万道剑尊】脸上。

  那如同鬼魅般的【万道剑尊】身形,便是【万道剑尊】悄然出现在了他的【万道剑尊】面前,同时一道赤金神纹闪过。

  “噗嗤……”

  一声轻响划过,一颗硕大的【万道剑尊】头颅便自然移位。

  剑无双一手握住白发,将虚神右使整个头颅提在了手中。

  “轰隆……”

  无头的【万道剑尊】身躯轻颤一震,而后便重重的【万道剑尊】砸落舱底。

  “我的【万道剑尊】身体,身体呢?”虚神右使大声惊恐道,他想要遁逃却发现自己只剩下了这么一个脑袋。

  将那硕大脑袋正放在自己面前,剑无双淡声道,“现在,还想用我的【万道剑尊】脑袋做夜壶吗?”

  “不,不想,”随时死亡的【万道剑尊】极端恐怖,让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【万道剑尊】虚神右使,也彻底害怕了,“剑无双,无双大人,你就此放过我,我保证不追究今天所发生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切,并且我一定会在虚神大人面前替你求情,到时神力宇宙会留下你一人的【万道剑尊】。”

  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剑无双直接将手中的【万道剑尊】脑袋扔向星域中。

  还未等他窃喜,一束神芒射来,直接将其涅灭。

  虚神右使,就此身陨道消!

  信步走向舱底,在一处巨大的【万道剑尊】笼子中,他看到了一道极为熟悉的【万道剑尊】身影。

  本白衫轻罗的【万道剑尊】衣物此刻污浊无比,先前挽成俏皮模样的【万道剑尊】发髻也散落开来遮住了大半面颊。

  剑无双强忍快要炸裂的【万道剑尊】心脏,一击削去笼口。

  “小童子。”半蹲下身形,剑无双轻声呼唤。

  一连叫了几声,那受惊麻木的【万道剑尊】小小身形,才怯怯抬头,一双如同小鹿般的【万道剑尊】眼睛看向了剑无双。

  霎时间,泪水倾涌,一声悲呼从小道童雏稚的【万道剑尊】口中响起,“是【万道剑尊】你,臭棋篓子……”

  呜咽声响彻,雏稚扑在剑无双的【万道剑尊】怀中痛哭失声。

  酸楚涌上心头,这个仿佛聚天地灵力为一体的【万道剑尊】无忧小道童,此刻凄惨的【万道剑尊】处境,让他又想到了那个以身开天堑,救下神力宇宙薪火的【万道剑尊】封天老祖。

  眼眶通红,剑无双喃喃道,“我来晚了,来晚了。”

  “臭棋篓子,我的【万道剑尊】师父呢,你快告诉我我的【万道剑尊】师父呢,我要让我师父给我报仇,打死这帮欺负我的【万道剑尊】坏蛋啊——”

  怀中雏稚将内心所有的【万道剑尊】惊恐和痛苦都尽情的【万道剑尊】宣泄出来。

  她自幼便待在封天老祖身旁侍奉,不染天地万物浊尘,剑无双是【万道剑尊】她继封天老祖之外唯二说过话的【万道剑尊】人,自然将其当作最亲近的【万道剑尊】人。

  “臭棋篓子,”雏稚起身,一双通红眸子看向剑无双,断续抽泣道,“你告诉我,我的【万道剑尊】师父去哪里了,我很想很想他,他是【万道剑尊】不是【万道剑尊】不要雏稚了。”

  “如果他是【万道剑尊】嫌雏稚烦,雏稚就不顶撞他了,雏稚害怕了,再也不想离开他半步了。”

  心中绞痛,让剑无双无论如何都无法开口告诉她事情的【万道剑尊】真相。

  他只能黯然说道,“雏稚放心,有我在,从今往后,再不会有人欺负你。”

看过《万道剑尊》的【万道剑尊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