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道剑尊 > 万道剑尊 > 第二千九百二十九章 血东王

第二千九百二十九章 血东王

  (第三更到!)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谁?”剑无双立即朝长青界主看了过去。

  “血东王!”

  长青界主微微一笑,“这血东王,原本是【万道剑尊】我墨石界域内一位实力非常了得的【万道剑尊】无敌神尊,在神尊层次时他对规则、道的【万道剑尊】感悟便都已经达到了不死圣人的【万道剑尊】层次,甚至还创出了圣人层次的【万道剑尊】绝学来,后来还花费了一些代价得到了一枚斩天令,且还通过了斩天盟的【万道剑尊】考验,正式成为斩天盟一员的【万道剑尊】。”

  剑无双眼睛当即一亮。

  这血东王,既然是【万道剑尊】斩天盟的【万道剑尊】成员,那肯定知道墨石界域周边斩天盟秘密巢穴所在的【万道剑尊】。

  “不知这血东王,现在在哪?”剑无双询问道。

  “小友,你先别急。”长青界主却是【万道剑尊】淡漠道:“这血东王就在我墨石界域内,你要找他并不难,随意找位实力比较强一点的【万道剑尊】大神尊问下就知道了,不过这血东王脾气非常怪异,你想要让他告诉你斩天盟秘密巢穴的【万道剑尊】所在,怕还得花费一翻周折。”

  “哦?”剑无双神色一动,“脾气古怪,如何个古怪法?”

  “很简单,他好战,完全就是【万道剑尊】一个战斗疯子,且他只尊重实力比他强,或者是【万道剑尊】能够得到他认可的【万道剑尊】强者,像寻常的【万道剑尊】强者想要见他,或是【万道剑尊】想要跟他攀交情,难如上青天,因为他根本不会跟你多说一句话,反倒是【万道剑尊】面对那些实力比他强,以及那些可以让他认可的【万道剑尊】人时,他却主动且热情的【万道剑尊】很。”

  “小友你若是【万道剑尊】想要去见他,那就得提前做好准备。”长青界主道。

  “做好准备?你是【万道剑尊】说,跟他一战吗?”剑无双古怪道。

  “战肯定是【万道剑尊】要战的【万道剑尊】,你只有跟他一战,让他认可了,他才会跟你交谈,此外这血东王还特意在自己居住的【万道剑尊】地方,设下了一重重手段,这些手段也强横无比,不是【万道剑尊】一般人能够闯进去的【万道剑尊】,也就是【万道剑尊】说,你还得先闯过他设下的【万道剑尊】那些年手段,你才能够真正见到他。”长青界主道。

  “这么苛刻?”剑无双愕然。

  不久是【万道剑尊】见上一面嘛,那血东王若是【万道剑尊】不愿意,直接不见就是【万道剑尊】了。

  可他却刻意在自己居住的【万道剑尊】地方设下重重手段,不管是【万道剑尊】谁,只有将那些手段全都破开闯进来了,才刻意真正见到他。

  “这血东王的【万道剑尊】脾气到的【万道剑尊】确古怪,不过以我的【万道剑尊】实力要强行破开他布置的【万道剑尊】那些手段,应当不难。”剑无双道。

  “小友别太自信,忘了告诉你,那血东王前不久已经取得突破达到不死圣人层次了,战力之强比我都要强横不少,他设下的【万道剑尊】那些手段自然也更加了得。”长青界主说道。

  “突破了?”剑无双错愕,跟着却是【万道剑尊】无奈耸了耸肩,“不管如何我都得去试试才行,长青界主,多谢相告,告辞!”

  剑无双直接起身,道了声谢后,便直接离开了。

  长青界主看着剑无双离去后,神色同样也变得有些古怪。

  “剑十九,不单单我墨石界域内没有,就算是【万道剑尊】周边的【万道剑尊】好几个疆域,我也不曾听说过,但他无形当中给我的【万道剑尊】那股压力,却非常巨大,甚至比墨石界域其他三位界主给我的【万道剑尊】压力还要大的【万道剑尊】多,这到底是【万道剑尊】哪来的【万道剑尊】强者?”

  “他来我墨石界域,真的【万道剑尊】只是【万道剑尊】为了那斩天盟的【万道剑尊】秘密巢穴么?”

  长青界主沉吟着,半响摇了摇头,也不再多想。

  ……

  一座整体平滑断崖之上,有着一座巨型的【万道剑尊】赤色城堡。

  这赤色城堡在整个墨石界域都有着极大的【万道剑尊】名气,毕竟那位已经突破达到不死圣人层次,已经可以威胁到那四位界主地位的【万道剑尊】血东王,便居住在这里,赤色城堡周边,围绕着一重重赤色的【万道剑尊】朦胧气流,就犹如赤色河流般正常流淌着,时而有着淡淡的【万道剑尊】血色气泡鼓动而出。

  城堡最深处。

  “七公子,回去吧,家主他可是【万道剑尊】日日在思念你啊,就算公子你对当年之事还有着一定怨气,但毕竟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来,公子你再怎样,也得顾忌下父子之情啊。”一名头发发白的【万道剑尊】老者站在台阶下面,眼巴巴看着上方的【万道剑尊】一名血发血袍男子。

  那血发血袍男子,正是【万道剑尊】血东王。

  “父子之情?呵呵,真是【万道剑尊】可笑,当初嫌我修炼速度慢,嫌我不争气,无数次打骂我时,我尚可理解,尚能够顾忌父子之情。”

  “可当年我因不小心招惹到一方较为强大点的【万道剑尊】家族,他直接将我五花大绑送到对方府上,任由对方处置时,他可曾顾忌过父子之情?”

  “哼,当年,若非我聪明,知道忍辱负重,在饱受了那方家族无尽折磨下,我终于活了下来,那个时候,他可曾来思念过我?可曾来看过我?恐怕那个时候我已经成为他手中为了平息那方家族怒火的【万道剑尊】弃子吧?”

  “在那个时候他都丝毫不顾及我的【万道剑尊】生死,现在当我实力强了起来,他就思念我了,要顾忌父子之情了?”

  “笑话!!天大的【万道剑尊】笑话!!”

  血东王嗤笑着,声音却异常冰冷。

  “滚,回去告诉他,我跟他早已经了断了关系,叫他今后别再来烦我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!!”血东王一挥袖袍,恐怖的【万道剑尊】已经达到不死圣人层次的【万道剑尊】气息,直接朝那白发老者身上压迫过去。

  白发老者面色大变,强忍着那股压迫,依旧道:“七公子,这次家族遭逢莫大危机,不管公子你与家主之前到底有什么恩怨,求你看在同一血脉的【万道剑尊】份上,不管如何,都要出手相助啊。”

  “出手相助?我不亲手将他们灭了,就已经很对得起他们了。”血东王冷哼一声,心底却已经彻底暴怒。

  他直接一甩手,一股磅礴的【万道剑尊】力量立即作用在那白发老者的【万道剑尊】身上。

  这白发老者当即遭受重创,口吐鲜血,身形也狼狈的【万道剑尊】朝后方爆射而出,眨眼间已经车次消失在血东王的【万道剑尊】面前。

  这白发老者的【万道剑尊】身形虽然已经被直接轰飞,可殿宇内,那血东王的【万道剑尊】怒气,并未彻底消散,整个殿宇也依旧处于一片莫大的【万道剑尊】压迫之下,久久都不曾平复。

  而这个时候,剑无双却来到了这赤色城堡之前。

看过《万道剑尊》的【万道剑尊】书友还喜欢